第四十二章 东西之争
作者:静物惊奇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五月的枞阳县城分外热闹,这座安庆位于东面、南望长江的小城终将被历史铭记。时间是太平天国己末九年、清文宗咸丰九年,在此之前清军围困天京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已经全部被消灭,东南大片富饶之地完全暴露在了太平军的面前,西面旷日持久的宝庆会战牵制了大量湘军使其无暇东顾,太平天国的形势空前良好。这次由所有太平天国高层出席参加的第三次枞阳会议注定将影响到未来中国南方战局的发展,至少作为会议的发起人我是这么认为的。

    接到了我的召令,忠王李秀成、干王洪仁玕、英王陈玉成、辅王杨辅清和侍王李世贤先后赶来,这是我自受困天京险些被“夺权”之后第一次公开亮相,新封诸王很给面子一一到齐,会议即将召开。

    然而令人不快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之前那个天京京畿殿前统管李春发不请自来,带着天王洪秀全的亲笔信对我主持军政大局表示慰问,洪秀全在信中表示之前的所作所为初衷皆是为我分忧让我不要见怪,对洪仁达、洪仁发在无为县的恶劣举动进行了批评,并嘱咐我要全力夺取两湖。总的看来洪秀全知道“夺权”的计划已经失败,为了维护和我的关系不至于破裂他书信一封,索性继续用我在西面对付曾国藩的湘军,并提出了“重夺两湖”的目标,其胃口不可谓不大。

    我当即对李春发说天王的好意我全都明白,“两湖之地”自要全力争取但也要待时而取,不能保证立竿见影,但让洪秀全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忠”。李春发委婉地表示希望参与这次会议,他是“天王耳目”,我当然不敢接纳,况且我之前说过这是“诸王会议”,所以我以此为借口把李春发给打发回天京去了。

    于是这场由所有太平天国骨干精英组成的会议就此开始,我注意到在座的诸王中只有“干王”洪仁玕显得很不自在,上次安庆夺权不成他欲离开不参加这次第三次枞阳会议,是我特地把他给叫回来的,毕竟他也是干王,有他在洪秀全也不至于太被刺激。

    “诸位百忙之中抽身前来瑞城感激不尽;本王虽知江南妖营新破,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机,但也须知我天国此前获得的一系列胜利最大原因就是团结协作,所以这次请大家来就是为以后的战事进行规划,明确目标,加强大家的协作。”我开口说道,毕竟这些同僚对我的发挥起着关键的作用。

    “好了,废话不多说,下面大家就谈谈接下来该如何进军?”我说道。

    “城王殿下,诸位将领,卑职李秀成认为我军应当挥师向东,东征苏常,乘势巩固在江南妖营被攻破之后东线积累的优势。”已经得到我支持的李秀成率先站起来潇洒地说道。

    “卑职认为不妥,湖南的会战虽然翼王牵制了大量曾妖头的湘军,但卑职认为照此形势翼王殿下恐怕难以招架,湘军早晚会卷土重来威胁我天国西线。”陈玉成站起身来针锋相对地说道:“恕卑职直言,前段时间城王殿下虽然攻取了江西景德镇和省城南昌,但赣西湘军的反扑从未减弱,重镇抚州和吉安如不能夺回江西战局必将反复。翼王殿下发起湖广会战,湘军主力尽出,湖北守备空虚,所以卑职以为我军当全力向西,殿下主持江西,卑职进军湖北,忠王直插湖南,这样我天军就有机会把曾妖头彻底送回老家。”

    陈玉成的发言充满架势,分析也是一针见血十分到位,按照陈玉成的构想如果我联手陈、李二人三线出击也许真能在西线变被动为主动让湘军崩溃;但我心里很清楚这种可能并不大,而且李秀成未必同意向西。

    李秀成转头说道:“英王殿下的构想确实美好,但我军此时向西与曾妖头硬碰硬恐怕以劳待逸,孤军深入不利于作战,而东面苏常之地清妖守备空虚,又是赋税重地,拿下东面再回师西面岂不更有胜算?”李秀成自然不会响应陈玉成,他据理力争东征苏常的必要。太平天国历史上激烈的“陈李东西之争”终于上演。

    陈玉成立即反驳道:“西线湘军是我们最大的对手,西面也是我天军立军之本,一味追求富庶而无意义之地岂不舍本逐末?不能打败湘军就算拿下苏常江浙甚至福建上海,一旦西线湘军沿江推进,或由南包抄,五年之内我军腹地必失!”陈玉成的分析让我大吃一惊,我不是惊讶他分析得犀利,而是惊讶他的预言能力,现在的形势虽然有所好转但有得有失,与历史上三河镇大捷之后的形势相当,陈玉成预言太平军只知向东的话太平天国五年之内覆灭是极为符合历史的。

    “为今之计,只有苏常离我天京主力最近,苏常、江浙又为清妖重要粮税基地,我军既然先后于天京城外击破江南江北二妖营就应当挥师夺取,只有收获东南我天国才算真正拿下半壁江山,能够与清妖分庭抗礼,对内可以扩充实力,对外可以争取洋人支持,购置西方坚船利炮;这对我军后续的战斗力提升有很大帮助,所以卑职也赞成忠王殿下东征苏常的提议。”洪仁玕发言道。干王的加入让天平瞬间倾斜,李秀成东征的呼声大增。

    “敢问在座诸位有谁有把握说一定能打败湘军?当年我军西征失败湘军的反扑速度远远超过绿营清军,诸位难道不怕曾妖头的湘军这次一举反扑到天京城下?依玉成看,就我天国现在部署在西线的兵力来看,不是没有可能。”陈玉成毫不相让地说道。

    “东西之争”愈演愈烈有陷入僵局之势。

    李世贤起立说道:“上次再破江南妖营的战役虽然歼灭了不少妖军,打跑了妖帅和春和伪提督张妖,但他们在东面还有数万兵力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况且我军下丹阳之后这帮清妖必走苏常之地,所以卑职以为我军应当南下二入浙江,浙江之地经上次一战之后清妖没有吸取教训,守备依然空虚;我军可以乘势拿下浙江,之后以此为跳板顺势再下闽南。”这个李世贤真是嫌争论不够混乱,关键时刻提出南下浙闽的第三主张。

    我突然想起我在二破江南大营那场战役之前曾许诺李世贤支持他进入浙江,所以现在李世贤敢当众提出对浙江的觊觎可谓一定程度上受我影响。

    李秀成听了他弟弟的话十分不悦,狠狠地瞪了李世贤一眼,好像在说:“少在这里捣乱!”不过这一次情形有些反常,以前一直唯李秀成马首是瞻的李世贤这一次恐怕不打算再向李秀成低头,他挺起腰板继续说道:“浙江不比苏常和湖广缺乏战略价值,其富庶程度可谓首屈一指,诸位再瞧瞧浙江清妖的守备,比苏常湖广薄弱太多;总之卑职认为南下闽浙才是最好的选择。”

    “辅王殿下认为卑职的想法怎样?”李世贤还嫌不过瘾,又把杨辅清给拉上了。杨辅清此前一直在主持皖南,皖南之地还有杨的大本营池州本来是我拿下韦俊之后无暇顾及让给杨的,杨辅清私下里也一直与我兄弟相称,所以我一直认为杨是我的人。这次杨辅清一直没有表态估计是在等我的意见。李世贤一问杨辅清只得开口说道:“卑职虽然常年经略皖南福建,但只要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卑职悉听调遣。”

    陈、李、洪三人“东西之争”陷入僵局,李世贤又提出“南下闽浙”,使场面更加混乱,杨辅清态度不明。僵持之际所有的目光一齐投到了我这里,我知道他们在等我拍板做决定。

    “那就让城王殿下决定吧!”李秀成说道,他与我已有“联盟”,所以他不怕我的决定不利于他。“好啊,那就让城王决定吧!”李世贤也响应道,毕竟他也得到过我的许诺。之前在九江最早与我合作过的陈玉成也说道:“既然咱俩不能达成一致,那么就请城王殿下来做决断吧。”

    我思前想去,历史上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之后确实进行了东征苏常的军事行动且取得了极大的胜利,但安庆却也在这时被湘军包围从而造成了后来西线难以控制的局面;后世史学家大多指责李秀成、洪仁玕一味追求东面富庶繁荣之地而不顾西面湘军的威胁。但我现在面临的形势已经有所不同,历史已经不能给我更多的帮助,所以我需要用自己的判断来主持战事。

    我咳了咳说道:“没有人主张北伐吧?大家不要再争了,湖广、苏常、闽浙都是我天国要全力争取的,但我们不能一口吃成胖子,还要一步一步实现。所以本王以为忠王、侍王当挥师苏常,待拿下苏常之后再南下浙江也不迟;而英王则在江北做西进之势,争取威胁湖北以让湘军分心,而辅王则挥师南下进兵赣南,本王则居中从南向北向西推进,与翼王殿下配合打击曾妖头的湘军,我天国与曾妖头早晚必有一战,本王认为这一战宜迟不宜早,需要我军有较大优势之后再进行。诸位还有何见解但说无妨。”

    诸将又讨论了一下还是认为我的安排最折中最可行,于是计划最终敲定。李秀成、李世贤挥师向东,我和陈玉成、杨辅清向西,再来一次双拳出击。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