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冥冥中的不安
作者:芊楼 ???? 类型:修真仙侠 ???? 直达底部
????“可是……”芊儿揉捏着襦裙,脸上的忐忑并没有明显的减少,在他稚嫩的心底,依旧有莫名的不安。

????“本公子何时骗过你?”赢尘笑颜拂面,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巧玲珑的芊儿,眉目舒展,兴趣浓浓。

????他知晓自己回到过去,定有一些不妥,比如在气宇上,在神态上,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陌生。

????这缕陌生他有刻意的掩盖,因为他不知道倘若改变了过去,会不会影响未来,若真有影响,那也要尽量的降到最小。若没有影响,也没必要太过显着。

????只是,在真正的面对至亲时,他才惨然发现,伪装是一件何其痛苦的事,以至于他在癫狂散去,在迷茫之后,松懈了。

????流露出那抹仿若杀人的目光!

????只是,对于芊儿的敏锐,还是让他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他知道自己变了,他知道自流放的那一天起就不再是自己了。

????他能接受自己的变化,能接受外人的惊诧,能接受旁人的愕然。

????甚至也可以接受亲人的陌生,但却有那么一丝的不知所措,他深深的知晓,这种变化还在继续。

????随着他的归来,随着他踏入争王一列,这陌生之感,还会肆意的蔓延,还会疯狂的递增。

????相比之下,七年的流放不过是铺垫罢了,微不足道。

????赢尘不是一个懦弱之辈,他在若干年前,便以想好了若干年后的诸多事。

????在幼年之际,便以知晓,此生注定不平,注定坎坷,注定九死一生。

????他的那一丝不知所措,不是害怕往后在现实中,真正的面对时。而是,担忧这渺茫的未来不给他任何喘息的余地。

????他本以为,只是被流放而已,只需杀回去而已。历朝历代,古往今来,这等事谈不上多,但也绝对不少。

????可如今,他忽然的发现,有很多事出现的太巧合了,很多事仿佛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就在那个时间,就在那个点等他。

????若是互不相干倒也是他多虑了,可事实恰恰相反,很多事都似藕断丝连般的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联系。

????比如唐明哲,对方居然来过涅城,他之前本没有太过惊讶。但等到自己也被卷入其中后,才察觉到非比寻常。

????此番一想,又想到那好久没用,差点被遗忘了的黑色小螃蟹和来自灵药一族的血溯术。

????一件两件,可以称之为偶然,三四五件,可以笑谈巧合之说。但若这一途所经历的一切,都有着惊人的相似,那就不足以用寻常思维来解释。

????赢尘本就是一个敏锐多觉的人,想他七年的流放也不过才二醒巅峰,可此番归来的路途不足十分之一,甚至可以说,不足百分之一的距离。

????在时间上,就算加上乱古之地里流逝的岁月,也不过才一个半月。若不算,至多也就十多日。

????但其修为,却是突飞猛进,近乎成倍的攀升,连第二重人格也突破了三醒之境。

????可以说,此番造化,能抵寻常修士数十年,纵然是天骄,也得数年时间来参悟和突破。

????放眼天下,怕是能与那传说中的存在相提并论。

????赢尘不认为自己是一介废材,但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或许在学识上天赋不俗,可修为上的摸索,曾几度让他走了很多弯路,和磕磕碰碰。

????这般一日千里的速度虽说都有着前因后果,可还是太快了。在静下心仔细思索一番后,隐隐之中,还是有一抹无法言喻的不安。

????他的思绪在翻滚,想到了医鬼七年的等待,想到了青月师尊不惜耗费生命为代价,想到了那来自涅城的垂风前辈的欣慰,和浓厚似海的欢愉。

????他们,似乎都特别的在意赢尘活着,若说青月师尊的夙愿,是给偌大的赢国博出一个光明的未来。

????可医鬼的做法,他至今不解,他不明白,一个禁忌之地的存在,为何会在乎一个王族的死活。

????彼此间从古至今的敌对,但在他们的身上,仿佛又亲密无间。

????“咦?”

????赢尘眼皮微微一跳,似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但又杂乱无序。

????他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天,将医鬼的事,暂且放下了。但对于垂风前辈,对于涅城,对于至今发生的一切,有着极为复杂的心绪。

????明显的,对方似乎很熟悉自己,仿佛看着自己长大,可他却未曾有过任何印象。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他的不安更浓了一分,让他发觉,在自己的身上,似乎还有很多未知的谜团,像遮天蔽日的乌云,连绵万万里,不见尽头。

????偶有那一缕光明穿透乌云照耀在他的脸上,量虽小,但他也非井底之蛙,知晓在那方寸之外,是一片未知的天空。

????思绪万千,一如春水东去,赢尘微微的呼出一口气,抬起手,抚摸着芊儿的脸,轻声道:“人是会变得。”

????许是词穷,这一句来自唐明哲的话,此刻从他的嘴里艰难的说了出来,倒是嘲讽的很。

????看着芊儿似懂非懂,又一头雾水的模样,赢尘自嘲的笑了笑。

????他这般浮想联翩,并不是怕芊儿那陌生的目光,而是怕回去后没有时间去缓解尴尬。

????甚至,连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赢尘越想越是复杂,心中不免沉重了些,他多希望这一刻的自己是十四岁,他多希望眼前的芊儿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

????“那…那公子最喜欢喝什么粥?”芊儿忽然的发声,急促中带着一丝忐忑。

????这句问话,让赢尘为之一愣,随后便是又笑了,立马开口道:“红枣玉米粥。”

????“哎?”芊儿明显的一呆,眼睛睁得出奇的大,似乎没想到赢尘回答的如此干净利索。

????可嘴上却没有闲着,继续开口道:“那…那公子最喜欢吃什么点心?”

????“桂花糕。”

????“咦?怎么会这样。。。”芊儿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更是提起胆子,偷偷的打量着赢尘。

????她这般问话,倒不是质问,只是总觉得眼前的尘公子太过陌生,心中诧异,随即便想起曾经听宫里的嫔妃们议论过夺舍一事。

????具体的内容她也不清楚,只知晓那什么夺舍便是一个坏蛋钻进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中。

????如此一想,便越来越发现眼前的尘公子仿佛被夺舍了般。

????她也不敢多话,只问了几个在她看来最刁钻最私密的问题。

????此刻听到赢尘不假思索的答复,心底纵容还有一些不解,可疑惑却是消散大半。

????只由得之前那一霎那的陌生,怕是尘公子的头疼引起,或许这就是那些太医所言的后遗症吧。

????年幼无知的芊儿,如是想着,脸上再没有害怕或是恐惧,随着心里的细微变化,反倒升起了心疼之色。

????心疼尘公子被病魔缠身,越想越是不好受。小孩子家家的,哪懂的掩盖,心思全部显露在脸上。

????被赢尘一一看在眼里,不禁发出爽朗的笑声,如沐春风。

????似好久好久未曾看到这般没有城府的人了,哪怕比起小包子来,都要更胜一筹,不需要去猜去琢磨,不需要去想去思考。

????犹如那不染一丝尘埃的万丈晴空,让人看得心旷神怡,比起大睡一觉还要来的舒畅。

????赢尘笑着中,又摸了摸芊儿的小脑袋,缓缓起身,轻声开口道:“来,随本公子出去走走。”